2021年福建小伙总做一个怪梦父母听闻大惊失色调查发现不简单

原标题:2021年福建小伙总做一个怪梦,父母听闻大惊失色,调查发现不简单

做梦,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是什么稀奇事,但如果一个梦循环往复不停做,那就让人有些难以置信了。2021年,福建省德化县14岁小伙子郭健(化名)最近1年来,总是犯头疼的毛病,每每闭眼休息的时候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被带进一个似曾相似的梦境。

在郭健的梦中,一个小男孩在火车上哭得不能自已,车厢内来来往往的人都忍不住朝小男孩看去,但仅仅只是看,并没有人询问和关心,直到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过来,一边捂住男孩的嘴,一边拿出白色药丸,让小男孩吃下去,告诉他吃下去就不哭了。

梦中真如男子所说,小男孩不哭了,渐渐睡过去,但郭健却从梦中醒来了。摸摸眼角,有未干的泪水,仿佛梦中哭的那个小男孩就是自己。这样的梦境持续了整整一年,每当郭健向别人提起他反复做的梦时,大家都只当故事听,只有自己的父母脸上会露出不自然的表情。

对于自己这个梦,郭健只是心里觉得很疑惑,但他的生活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直到一次警察上门,揭开了郭家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郭健的家在福建泉州市德化县的山里,父母没读过什么书,一辈子都以务农为生。郭家虽然有三个孩子,郭健是家里的大哥,还有一个同岁的妹妹和小2岁的弟弟。在农村,重男轻女都是很常见的事,但在郭家却有个很奇怪的现象。

自郭健7、8岁有记忆开始,他就发现家里的氛围不太对劲,父母说自己7岁,但他的个头却不像个7岁的男孩,反而像是十几岁男孩的个子,父母说他和妹妹只隔了前后不到几分钟出生,只不过他长得快,妹妹长得慢。

听完父母的解释,郭健没把这个疑问放在心上,还秉持着哥哥要保护妹妹的原则,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呵护着妹妹,但妹妹似乎很不领情,两人一旦有些微的意见不合,妹妹就会说他不是爸妈亲生的这种话。

郭父母的表现就更加奇怪了,虽然知道郭健和妹妹吵架或者打架都是妹妹挑事或者任性,但郭父母都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把郭健拉到墙角罚站,大声呵斥怒骂,有时候还会拿竹棍打他。

虽然父母每次打骂的时候,都是以哥哥不让着妹妹为理由,这个理由即使说得通,但郭健心里依然不是滋味,他觉得自己和妹妹弟弟从小就亲不起来,是两个世界的人,反正不管什么事,爸妈只会打骂他,从来不责怪弟弟和妹妹。时间长了以后,他甚至真的怀疑起自己不是爸妈亲生的。

2020年,初中还没毕业,郭父母就让郭健辍学打工,理由是郭健学习成绩一团糟,记忆力差的连简单的课文都不会背。郭健默默低下了头,他承认自己如爸妈说的那样,什么都记不住,背不会。好不容易才背下来,转过身就忘了。

很无奈,郭健只好接受父母让他进城打工的决定。打工就需要身份证,父母告知父母消息后,将办好的身份证给到了他,看着身份证上的信息,郭健有些摸不着头脑。

身份证上郭健的地址是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的一个地方,但他是地地道道的福建人,闽南语说得那叫一个顺口。而且这么多年来,他都没出过福建省,怎么地址上显示的却是千里之外的河北呢?

不管郭健如何问父母,郭父母就是闭口不提,慢慢地就放下了这个事,只身一人前往德化县的一家汽车修理厂打工。在这里,他遇到了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首先就是做梦,自从离开山中的老家来到一个新环境,郭健就连续不断地在晚上睡觉时做梦,甚至白天打个盹的功夫,梦里面全都是小男孩在火车上哭,然后被人喂药吃的场景,每次醒来后还满眼泪水。

从2020年过年以来,郭健将自己反复做一个梦的事情告诉了很多人,有人说他同类的电影看多了,有人说他胡思乱想,只有郭父母在听完后立马变了脸,一度没有出声。在郭健的追问下,郭父母也没回答,反而高声呵斥他:

郭健深感奇怪,但十几年来,他已经习惯遇到奇怪的事就不了了之了,也因此没有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只当是自己电影看多了。

直到2021年7月中旬,福建省泉州市德化县警方注意到郭健的身份证后,一个惊天的秘密浮出水面。

2021年7月18日,德化县警方在一次日常巡检时,发现郭健的身份证有些不对劲。当时,民警将郭健叫来问话,发现郭健明明说着一口流利的闽南语,身份证上的地址为何是河北?郭健摇摇头,他本来也有此疑问,但父母并未告知。

除此之外,警方还发现,按照身份证上郭健的年龄来算,是14岁,可眼前的郭健人高马大,下巴上隐隐约约还有胡须,完全不像是14岁的男孩的样子。

带着一系列疑问,警方将郭健家的户籍资料调出来查看,这一看果然看出了不对劲。户口本上显示郭健是2013年才落户到德化县,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怎么在出生时没办理户口,而要多年后才办呢,其中必有蹊跷。

德化县警方又立马驱车赶往德化县山村的郭家,郭父一看警察上门,根本不敢说谎,全部都招了:

郭双进,此名从郭父口中一出,警方立马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郭双进是2009年那次轰轰烈烈,震惊全国的“5.19”系列拐卖儿童案件的共犯之一,那时有33名被拐儿童先后寻亲成功,但剩下一个叫“王元”的男孩下落不明。

郭父承认,郭健是他从人贩子手中买来的。2007年7月,郭母因为难产,导致原本怀的一对龙凤胎,其中的男婴才刚出生就夭折,只留下了一个女孩,也就是郭健的妹妹。

失去男孩的痛苦一直萦绕在郭父母心中,曾经他们想再生一个,但一直都没怀上。越想要越得不到,导致郭父母想要一个男孩的愿望愈发的强烈,甚至到了癫狂的程度。

2008年9月,一个叫郭双进的男子给郭父母抱来一个4岁的男孩,他们欣喜若狂,立马花了4万5千元将男孩买了下来,还自欺欺人的给男孩取名郭健,和夭折的男婴名字一模一样。

整整好几年,郭家人都没敢带着出生的和买来的孩子出门,直到他们都好几岁,看上去差别没有太大,才对村里人说郭健和妹妹是龙凤胎,两人年龄一样。在郭父母心里,依然执着地认定郭健就是他们死去的儿子。

谁承想,两年后,郭父母竟然再一次怀上了孩子,生下来的是个男孩。自那以后,郭父母对待郭健便不如从前了,有了自己的儿子之后,便把这个“儿子”冷落,心情好的时候一视同仁,心情不好就是非打即骂,偏心自己的亲生孩子。

虽然了解郭健是被拐卖的,但他是不是那个叫做王元的孩子还不能确定,警方只好先采集郭健的DNA,再与其亲生父母的DNA做对比。

当警察找到郭健要采集血液做DNA,说会帮他找到亲生父母的时候,郭健十分惊讶。虽然曾怀疑过自己不是郭父母亲生的,但真没想到怀疑会成真。

2009年,广西警方侦破了一起特大拐卖儿童案件,在以广西、福建警方为主,多地警方的协助下,锁定抓捕了主要犯罪嫌疑人蓝树山,让33名被拐卖的儿童顺利回家。因为涉及被拐卖的儿童数量众多,该案件使得全国各地的警方都有所耳闻。

福建警方通过询问广西警方,得知了蓝树山贩卖儿童事件的来龙去脉。从1988年起,小学文化的蓝树山因为无一技之长又好吃懒做,导致手中经常缺钱用。于是,心里一丝邪恶的念头涌上来,通过拐卖儿童获得快钱。

蓝树山发现,在菜市场里,有些父母会经常将孩子带在身边,但因为生意太忙,会忽视孩子的行踪。而小孩子又喜欢玩喜欢吃,只要有人愿意给他们买东西,就会跟着别人走,哪怕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但也不是所有小孩都会被蓝树山盯上,孩子太大,一旦有清晰的记忆,买家就会介意,但孩子太小又不太好带。所以,只要看见市场上有3-6岁的小孩子,蓝树山就会将其锁定为目标。

果然,只要用一些小玩具、小零食等工具,就能成功引诱小孩子跟着走。用相同的把戏,蓝树山前后一共拐走了34名儿童,从广西河池贩卖到了福建各地。

至于买卖价格,蓝树山说没有定数,有的时候两三万,有的时候三四万,根据买家的经济条件和孩子的听线多万元。

通过审讯得知:蓝树山2008年在广西河池天峨县的一个菜市场门口,曾拐卖过一个4岁大的男孩。这个男孩就是在这34名被拐儿童中,唯一一个没被找到的。

从蓝树山到买家郭父母,中间经历了太多次转手,导致2009年侦破此案件时,没有打听到男孩的下落。

即使在2015年时,蓝树山被判死刑,从此以后消息全无,但广西河池警方仍然没有放弃追寻该男孩的下落,多年来仍然与福建警方保持联系。

被拐卖的4岁男孩叫王元,是天峨县菜市场菜贩罗焕英和王红兴的第一个孩子。想起13年前丢孩子的事,夫妻俩的眼泪就止不住地流,十分悔恨当年作为父母失职的行为。

2008年8月8日,那天正值暑假,王红兴夫妇是从贵州来到广西打工的,所以没有任何亲戚,儿子一旦不上学,就只能跟着夫妻俩来到市场卖菜。一大早,夫妻俩忙得热火朝天,交代王元自己在外面玩,中午记得回来吃饭就行。

早上九点左右,王元拿着买来的包子朝着王红兴走来,还嘟囔着让爸爸吃包子。王红兴让儿子吃,还让儿子自己去玩。就这样,王元渐渐跑出了父母的视野范围,直到中午11点吃饭时分,一直都不见踪影。

王红兴一下子急了,四处打听都没人看见王元,夫妻俩立马扔下手里的活,叫上朋友一起帮忙找。害怕儿子玩水掉到河里,他们分组走遍了天峨县的每一条河流,找了一天一夜,始终没有半点消息。

第二天天刚亮,夫妻俩来到天峨县公安局报警。当时,警方察觉广西多地都有小孩被人贩子拐卖的消息,而找王元这么久都没有消息,猜测很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走了。

听到警方的猜测,夫妻俩一下子瘫坐在地。王红兴用手狠狠打了自己几巴掌,痛恨自己的大意,才让儿子在众人眼皮子底下被偷走。虽然伤心,但夫妻俩没有放弃,将希望寄托在警方身上,多年来出入警局的次数最少都有几千次。虽然警局换了很多个工作人员,但多年来所有人都知道王元被拐卖一案。

即使拐卖案主犯蓝树山被抓,被拐的34个小孩中有33个都平安回到父母身边,唯独王元没有。夫妻俩也不想朝着坏处想,但多年来毫无消息,让他们不得不猜测:儿子是不是没有了?

虽然在王元被拐卖之后,王红兴夫妇再生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但王元没能回来一直是他们心底的痛。直到2021年7月底,福建警方将郭健的照片发到广西警方,让王红兴夫妇辨认,才重新看到希望的光明。

接到警方通知后,王红兴夫妇立马赶来警局辨认,看见郭健照片的那一刻,他们哭出了声,虽然13年了,4岁的男孩早已长成了大人,但眉眼中和夫妇俩后来生的孩子特别相像。

为了得到科学的证实,警方采取了夫妻俩的血液进行检验。终于在2021年7月30日,双方的DNA比对结果出来了,郭健就是王元,是王红兴夫妇那个被拐卖的孩子。

接到通知的当天,王红兴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来到了福建,见到了13年没见的王元,那一刻,王家5个人哭成了一团。

神奇的是,一直以来记忆力不好的郭健在见到亲生父母后,竟然断断续续想起来了4岁前发生的事,和从没见过的亲弟弟妹妹也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切感。

而郭健这几年来一直做的梦,就是13年前他所经历的真实写照,他梦中的那个男孩真的是他自己。当初,蓝树山在拐卖这些孩子后,怕孩子们在火车上或者途中哭闹坏事,他们会随身携带大量的安眠药,一旦有孩子反抗,就会逼迫小孩子吃掉白色的药丸,也就是安眠药。

因为安眠药吃多了,最后导致郭健,也就是王元的记忆力衰弱,对于亲生父母和被拐卖的事情完全不知,还留下了记忆力下降等一系列后遗症。

王元回到亲生父母的怀抱后,收获了久违的亲切和关爱。王红兴说:只要王元愿意,他们就送初中就辍学儿子去上学,不会在乎别人异样的眼光。

迟来13年的相认,小男孩长成了大人,当初年轻的父母也被染白了双鬓。好在一方没有放弃寻找,另一方仿佛有冥冥之中的命运的安排指引,让一个破碎的家庭变得完整。

感谢多年来警方的耐心寻找被拐卖儿童和强烈打击人贩子的行为,因为有警方的积极调查,对人民负责任的心,才让陈年旧案得以沉冤昭雪,可恨的人贩子受到应有的惩罚!

愿这个世界没有被拐卖的恶性事件,愿所有家庭都能团圆欢聚。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