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卷归来话高考系列报道之

新一轮的高考复习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真正能够为学生复习提供指导的是历年高考线年高考试题。据阅卷教师、山大附中历史教师郝俊琴介绍,从2016年高考文综新课标I卷历史部分试题来看,考点分布、试题设置、学科素养及能力要求等方面基本上都保持了稳定性、连续性,试题考查也坚持一贯的问题立意、能力立意的指导思想,同时也呈现出历史学科传承传统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关注社会现实,注重历史学科的社会功能。

郝俊琴强调,在平时的学习中,不要一味地死记硬背,要善于思考,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

郝俊琴说:“整套历史试题都注重基础知识与基本能力的结合,侧重于学生解读材料获取有效信息及分析和解决问题能力的考查,更加强调历史学科素养和综合能力的考查,体现了考纲 “知识——能力——素养”的精神。”如:40题关于 “人口问题”考查,彰显了历史学科的史学功能,即从历史过往中汲取经验和教训,同时,也隐性地介入我国当下关于人口的热点问题。

具体而言,时空定位是历史学科的核心素养。试题中25、26、27、28、29、30、31、33、34、35等10道选择题均包含有显性或隐性的时间要素,31、34、35也都明显包含空间的要素,而准确把握时空要素是做好历史题的基本要求。

除此之外,郝俊琴介绍,本套试题还集中考查学生的史料实证、历史理解与历史解释等学科基本素养。对核心素养考查最突出的是 41题开放题,以材料作为切入点引导学生分析直接民主的局限性,同时民主制度必须在实践中检验并逐步完善。

2016年高考命题延续以“提供新材料、创设新情景、提出新问题”的形式,最大程度考查学生的阅读理解和解决问题能力。如客观题中关于古代史的考查,均不设置阅读障碍,新材料简单、平实,更加注重学生学科素养的考查。

试题难度总体降低,体现了新一轮高考改革的要求和精神。如:中国近代史部分的28题到 31题,无论是材料选取、设问指向还是选项设置,都尽显简洁、明确。40题的选材、设问也是近些年来最简单的。

“新课标高考试题不追求考点的覆盖面,主要考查的是历史学科的主干知识,所以试题覆盖的考点均是历年来的高频考点,材料、选项及问题的表达方式均更贴近教材的表达方式,这也降低了考题的难度,同时也是对教学过程中重视基础的一个导向,引导教师和考生回归课标和教材。”郝俊琴说。如33题对英国民主制度的考查和35题对欧洲复兴计划影响的考查,都仅仅依托教材知识点。

郝俊琴介绍,从近三年来考查的专题分布看,中国古代史部分分值基本稳定,比例稳定在60%;中国近现代史的考查比例从30%降至20%,略有下降;而世界史部分从30%上升至40%,分值上增加了15分。稳定中的微调,也恰是对我们复习的引导。

从2016年试题得分情况来看,客观题部分比往年难度略有降低,较易试题占到 50%以上;较难的试题为 24、25、27、31、34、35,这几个试题失分较多的原因主要在于考生基础知识不扎实、基本概念理解不精准,同时提取有效信息的能力也有欠缺,这些学科基础知识和学科基本素养需要在平日训练中做到有的放矢。

主观题部分考查形式基本稳定,难度较往年也略有降低,主要侧重从古今中外对比的视角入手,考查学生分析材料、提取有效信息的能力,能生成有效答案也需倚重学生较为扎实的基础知识和娴熟的答题方法。就具体得分情况而言,40题均分较往年要高,41题得分情况稍逊于往年,选修题较往年看45题得分情况更好些,难度也略低,相反,往年普遍认为48题较易的规律打破了,所以选修题的选择还是要视具体题目而言,不能一概而论。

研究2016年高考之后,反观当下的复习,郝俊琴认为,考生应该继续以新材料、新情景、新问题为切入点,以主干知识和时事热点为考点,以学科能力与素养立意为考查目标,这个主流近些年来一直保持,也请各位考生在复习中能坚持这一贯的主流。

郝俊琴认为,首先要重视学科知识体系在专题和通史两个层面的架构。知识熟悉了,知识体系架构起来,在解决问题时便自然得心应手。如2016年40题,学生对中国近代前夜经济发展状况的熟知,将极大提高该题的得分。

其次,要强调学科方法及能力的养成。在日常复习中要秉持高考命题的基本准则,练习也要以近年高考真题及高质量高考模拟题为主,以培养分析材料、提取有效信息、整合答案等方面做专项训练。学生在做题时不要单关注对错,而应重视材料的解读。对客观题而言,从关键信息的提取、考点的确定、设问的关注、选项的辨析等三个维度都要精细分析,在练中掌握高考命题的规律及高考试题的解题策略;对主观题而言,要精细研究高考题的答案,认真分析答案的来源、概括和陈述的方式、生成答案的角度等等。

知识和能力方法双管齐下,才能真正掌握应对高考的钥匙。要真正达成知识、能力方法的双保险,需要持续、长时段的训练,望各位考生务必潜心打好基础。

历史基础知识,包括基本历史事件、历史概念、历史规律,而这些都是经过学术研究得出的一些公认的知识、结论、概念和理论,概念和理论都是解释工具,这些是答题的基础,必须理解到位,落实到每一个知识点,不能只知道大概,一定要准确,同时也需要构建起专题和通史两个层次的知识结构和体系。

除了基础知识的掌握,社会热点往往能够提供命题的视角,所以,郝俊琴也提示学生,在平时的学习中要注意整合社会热点,将热点从史学发展的角度解读,培养自己关注社会、关注现实的意识。

郝俊琴强调,目前高考命题重视对材料的解读和提取信息,且史料类型多样性,非常丰富。选择题中既有严肃的正史史料,也有具有生活气息、形式活泼的史料,有政府档案史料,整体材料体现了历史资料的丰富性,而且生活化、简单化,一下子就拉近了试题与考生生活的距离。今后试题也会注重思想性,关注对考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引领,而且能从新的情境中让学生学会历史与现实的结合,培养了学生独立地看待不同历史观点的能力,充分体现了历史学科的教育功能。试题注重思想性,关注对考生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引领,而且,能从新的情境中让学生学会历史与现实的结合,培养学生独立地看待不同历史观点的能力,充分体现了历史学科的教育功能。

在新课标高考之下,要正确处理好学习进度中的知识学习与能力、素养培养的关系问题。有些学生单纯强调强调多轮复习的重要性。这种做法只是单一知识的学习,新课、复习课都是知识学习,是知识再现再认这一层面上的低水平重复,对学科核心素养的提高实际上没有多少帮助。这种思路应对过去知识立意的高考还可以,而应对核心素养立意的高考则基本无效。

郝俊琴强调,在平时的学习中,不要一味地死记硬背,要善于思考,构建自己的知识体系。在横向纵向的比较分析中,提高自己知识运用的熟练度。另外,做题也要重视思考,在实践中逐渐养成科学、高效的解题思路。

Leave A Comment